您的位置: 主页 > 紫金矿业:走在钢丝绳上的第一金矿
织梦58广告位

紫金矿业:走在钢丝绳上的第一金矿

  在政商关系上获益,在“问题矿”中尝到甜头,污染漏洞让位于“维稳”,让渡财富换得暂时平安,紫金矿业是一家始终走在钢丝绳上的企业。但出来混,总归是要还的.

 

\

  太阳西沉,山峦一片紫红色,又渐落入黑暗之中。紫金大酒店灯火辉煌,它曾是福建上杭县城的新地标,如今像个巨大的感叹号。

  7月3日污水泄漏事故后,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02899.HK;601899.SH,以下简称紫金矿业),这家神奇崛起的公司,再度陷入千夫所指的漩涡——下游渔民数百万斤水产死亡,客家“母亲河”汀江遭遇重创,是否形成跨省污染尚在严密监测中;同时,证监会已对公司信息披露违规立案调查,由于它在A股与H股两地上市,香港联交所也开始问责;本来“水乳交融”的政企关系,更在风口浪尖上成为软肋。

  陈景河痛入骨髓。“我每天都在深深的自责、内疚与反思之中。”这位紫金矿业董事长的胳膊上有数处晒伤痕迹,事故发生后,他几乎天天呆在山上。“这次交的学费太昂贵了,我们自A股上市来就备受质疑,在管理体系上可能存在缺陷。”他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说。

  自2008年4月25日回归A股以来,紫金矿业一直身陷各种麻烦之中:股票面值0.1元发行,被视为障眼法;解禁后即遭大股东抛售;批量制造千万富翁,社区关系却急转而下;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消息提前泄露,造成股价异动;陈景河本人减持2.5亿元股票,公司另外十位高管接盘,外界颇有微词。若再加之时断时续的污染传闻,海外项目的举步维艰,陈景河两年来何曾消停过?

  直到蓝黑色的污水倾泻于汀江前,一切都没能让紫金矿业放慢脚步。这个位于闽西革命老区的企业,已成为中国最大黄金生产商、第二大矿产铜生产商、第六大锌生产商。

  不过,创业期积累下种种隐患,终有一日会集中爆发。中国部分矿业企业比较散乱,管理粗放,利益关系复杂,环保滞后,即使是大型国企,亦饱受其困。紫金矿业在这种生态环境长大,又要成为中国前所未有的地方国有控股矿业集团,跻身一流国际矿业公司,就必须与过去的种种陋习决裂,这注定是个痛苦、煎熬的过程。

  若能读懂之前细微迹象中的警示,本次事故或可避免。在由BP墨西哥湾事件引发全球对企业与环境关系高度关注的今天,“紫金们”更需警惕。

  璜溪的噩梦,同康的暴富

  污染给一个村庄带来噩梦,污染也曾给另一个村庄带来财富,但村民都认为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

  这里的水面静悄悄。

  棉花滩水库库湾,沿江两岸都是网箱,鱼排上有蓝色顶篷,阳光照射着水雾,风从竹棚缝隙中穿过。如同一幅静物画,江面上看不到任何人的踪影,也看不到鱼泛起的涟漪。

  一个月前,这里是完全不同的景象。船来船往,嘈杂一片,养殖户撒饲料、放鱼苗,鱼贩子就蹲在船上,随时结算;晚上,为看护网箱,有人睡在岸边简易房里,点起如豆灯火。

  上杭县下都乡璜溪村一共176户,800多人,养鱼的有60多户。

  57岁的丘忠洪有1000多平米网箱。他曾当过十多年村书记,身体壮实,习惯每天和儿子在江里游个来回,依然撒得动15斤重的渔网。如今,他的网静静地躺在院子一角——与其他养殖户一样,他突然成了“失业农民”。

  污水泄漏后,沿汀江奔流而下,沿途渔业遭到毁灭性打击,其中上杭县下都乡与永定县洪山乡受灾最严重,而璜溪村位于棉花滩水库和矿山之间,更是首当其冲。

织梦58广告位
上一篇: 解密陈氏国美:从架空到坐实
下一篇: 章光101被爆含受管制西药成分 或面临严重惩罚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